GRF四人受访:我们只想说出自己的真相

[ 2019-11-21 14:34:43 网友评论3 来源:Score 作者:Deadbrain 进入论坛]

GRF四人受访:我们只想说出自己的真相

  由于前格里芬战队的主教练cvMax曾经被传出过存在语言和行为暴力的问题,国外媒体联系到了目前格里芬的三位选手和教练,看看从他们的角度又有怎样的故事。

  韩国时间本月20号,拳头公布了他们关于格里芬事件的调查结果。拳头表示cvMax对于队伍中的选手有语言和行为上的暴力,因此对他进行了处罚“从11月21日起无限期禁止其参与拳头相关的所有电竞赛事”。

  在公告之后,cvMax在个人直播当中表示“我没有做过或者说过任何足以受到如此严重惩罚的事情。执教当中暴力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我可能因此而失去信任。”

  关于这个事件,格里芬战队的三位选手Sword,Tarzan以及Rather还有教练Chaos在接受韩国媒体采访的时候证明了cvMax是如何施加语言和行为暴力的。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这几位选手和教练是怎么说的吧。

GRF四人受访:我们只想说出自己的真相

  问:cvMax有没有过言语或者行为上的暴力呢?如果有的话能不能细说一下呢?

  Chaos:我是去年夏季赛第二轮的时候加入格里芬战队的。从我加入的时候开始,就存在言语和行为暴力。我经常看见他在反馈的过程当中摔自己的记事本。而且他经常对某些选手表现出一些很过激的行为。例如他会对某个选手喊,“死妈的操作”(xx뒤진 플레이))。还有一些其他的行为包括像踢选手坐的椅子以及拽着衣领去摇晃选手。

  Sword:cvMax有一次是这么和我说的,“一个胳膊的人是没办法拍手的。其他选手有两条胳膊,你只有一条。我没办法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残疾人。”

  2月9号,在反馈期间他拽着我的衣领特别凶地摇晃我。在那以后,他把我叫到他的房间说,“我对你一点也不感到抱歉。这都是你活该。你知道你哪做错了吗?”

  他说我让他受不了,他拿我没办法。他说如果我们因为我输了,他会报复我追我到天涯海角不然就把我杀了。另外他在电话里非常凶狠地骂过我,我是录了音的。

  Tarzan:我并不是语言或者行为暴力的当事人,但是我见过他对其他选手这么做过。我们在准备夏季赛决赛的时候,cvMax曾经对一个选手说,“狗屎,你真tm菜。”这句话让我的印象非常深。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和cvMax说,“能不能别骂了?”然后他停下来跟我说,“我做反馈的时候你不应该打断我。那个情况我不骂不行。如果我不骂人就没意义了。”

  Rather:大约两年之前,在一次训练赛里,我们的辅助当时嘲讽了对手,但是最终因为这个嘲讽死掉了。当时反馈的时候cvMax谈到了那次操作,“如果我是当时你的队友,我会说你是个‘死妈的婊子’。”当时我非常的震惊,但是我们最后也没当回事,这还变成了(队伍内的)一个梗。

  那之后一段时间,他反馈的时候会说“死了?死了?”经历过那之后,我们都知道是“谁”死了。这种表达已经很平常了,选手们都习惯了。

  另外,还有一个选手告诉我cvMax曾经非常狠地掐过他,他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淤青。因此那位选手还哭了。

GRF四人受访:我们只想说出自己的真相

  问:cvMax以这种方式进行反馈的时候你们是怎么想的呢?

  Chaos:我一开始是非常惊讶的。因为我的教练生涯是在格里芬开始的,我不知道其他队伍是怎么进行反馈的。我们的选手既没有去解释也没有反抗,所以我也很难去阻止他这样去进行反馈。所以我就接受了他这样。

  Sword:一开始,我觉得如果我表现好的话就没问题。我觉得他是在对我施压,因为我当时在比赛里的表现并不好。但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我被对手秀了甚至杀了之后还会感到如释重负。不过,我开始害怕我犯错之后会得到的反馈。

  真的很难去和任何人说这样的反馈让人透不过气。如果我告诉我的父母,我很担心他们会不让我继续打职业,而且我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去说服cvMax停止这样的反馈。

  Tarzan:我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反馈,但是如果我遇到的话,我知道我的心态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因为这些心态上的问题我可能无法集中精力的在比赛上。没有及早去考虑这些问题,我感觉很对不起队友。很久以前我就应该告诉他停止这样做。

  一开始,我以为因为这样的反馈我们的成绩会变好,但是现在看来,我知道我错了。有些东西cvMax绝对是过分了。

  Rather:我的话,cvMax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主教练。我经常会想这样的反馈是不是正常的。

  问:在直播里,cvMax表示选手们对于这种反馈方式都是心照不宣默认的。你们同意吗?

  Tarzan:因为我们什么都没说过,他肯定会以为大家都是默认的。我能明白他可能会觉得这是心照不宣的,因为大家都没发声。不过有人会因为被骂感觉好受吗?当我听到cvMax喷其他选手的时候我也不好受。

  Sword:我当时觉得如果我不认同他的反馈方式的话,可能会影响到其他的选手。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我表现好就没问题。但是如果他说我们认同他的反馈方式的话那就是他理解有误了。他是我们的主教练,我们必须按照他的方式来。

  Chaos:cvMax不是作恶的那个人吗?如果作恶的那个人说这是默认那就没有道理了。这和恶霸说受害者们不做声允许他的行为有什么区别?从逻辑上来说,毫无道理。

  Rather:像我说的,cvMax是我的第一个主教练,我以为到处都是这样的情况。有时候我会觉得他做得太过分了,但是我当时相信他说的话,就是这是为了更好的表现。所以我就忍受着,尽量不让它去影响我的情绪。如果这被认为是默认的话...那可能是吧。

GRF四人受访:我们只想说出自己的真相

  问:格里芬有些选手没有参与这次采访。为什么他们决定不来呢?

  Sword:我认为面对暴力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经历。而且还会有些家长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卷入到这样的事件里。

  Rather:其实,直接谈论这个事情也可能会造成伤害。在知道这一点之后,我们同意接受采访来纠正那些错误的地方。老实说,即便是现在,我也很害怕。

  cvMax教练认为我们站出来相当于分裂了队伍,要选边站。选手们的情绪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大家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时期。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再因为这个事情受到伤害了。我只是说出了我和cvMax之间的经历,想要纠正错误的地方。

  队伍里有些选手觉得接受这样的采访会不自在。和我们不一样,他们说自己不愿意站出来表达他们的观点。

  问:那对于那些会看到这次采访的读者们,你们有没有什么是很想对他们说的呢?

  Rather:关于Sword有很多错误的信息。我希望大家不要因为他没有做过的事情再去错误地指责他了。关于选手们选边站的传闻也不是真的。我希望能够及时地告诉大家我所经历的事情,无论是通过直播还是采访。

  职业选手表现不好的话,任何批评都是他们需要独自的解决的。不过我真的希望那些人身攻击和诽谤能够停下来。我们作为选手,我们也是人,所以我们确实会很难过。我希望那些在网上发表负面评价的人能够在评论之前多想一想。

  Tarzan:我真的非常害怕做这个采访,我甚至曾经自私地想过我是否会受到伤害。不过我来只是说出真相的,今天我所说的都是事实,所以我知道我不会受到伤害。我来是出自我个人的意愿,只是为了说出真相。

  Sword:我意识到之所以目前关于我比较热门的观点都是负面的,错误在我。不过,还是有人到最后都是相信我的。我非常感谢他们的支持。世界赛上,我知道我打得很烂,以至于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在烦死自己的糟糕表现,我想告诉大家,相信我我真的很抱歉。

  Chaos:像Tarzan说的,有很多真相都被歪曲了,所以我今晚来是说出真相的。cvMax没有在直播里把他想说的都说出来吗?我们当时因为准备世界赛不能说,所以我们想借这个机会说出我们的经历。

 云顶之弈

视频推荐 图集推荐

栏目推荐

  • 9.23新版本
  • 云顶之弈攻略
  •         

LOL视频排行榜